当前位置:新万安奇闻唐江山事件是怎么回事 唐江山真的是转世投胎的人吗(疑点重重)
唐江山事件是怎么回事 唐江山真的是转世投胎的人吗(疑点重重)
2022-08-17

关于转世投胎一事我们在各种怪异小说和传说当中见过的数不胜数,但现实生活中却闻所未闻,人真的会转世吗?一般人认为这只是无稽之谈。但是还真的有一个人,说自己是某某某转世,甚至还能对前世发生的事情描述的非常清楚,你可能觉得这人是在搏大众眼球,但神奇的是他说自己是转世时年龄很小,而且还有诸多佐证,这是怎么回事呢?

唐江山事件是怎么回事

唐江山事件指的是一个叫唐江山的人,有一天突然告诉自己的父母自己并不是他们的孩子,而是转世投胎而来,他能清楚的说出前世的父亲和前世的住址,还说自己是在文革时期被人用刀枪打死的。以我们科学的价值观来看当然是不信这种牛鬼蛇神之事的,但这件事情实在太过神奇。毕竟这件事初始时唐江山才三岁。

唐江山真的是转世投胎吗

唐江山对父母说自己并不是他们的孩子而是转世投胎时年仅三岁,所以并不存在什么搏眼球之类的事情,而且一个三岁的孩子能够清晰的记起前世父亲叫三爹,家住在儋州,并且儋州方言说的还很好,唐江山的腰间还有和前世一模一样的刀疤,这件事本身就带有奇异色彩。

唐江山对父母软磨硬泡,终于在六岁时他的父母同意带他去往儋州。6岁的唐江山对儋州十分熟悉,直接走到前世父亲面前喊他三爹,说自己是他儿子陈明道转世而来。而且唐江山还认出了自己的姐姐妹妹包括居住在这里的所有邻居。当时陈明道女友也在,唐江山也认识她,在唐江山讲述了前世经历的一切,还有和亲人相处的过程之后,大家都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因为一个六岁小孩子哪怕再经过训练也没办法记得住那么多东西并且在村里各种人盘问之下对答如流,所以这件事情很难让人不相信他是真的。但是如果转世投胎是真的那我们所进行的人类遗传学以及生命科学等研究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唐江山事件真相揭秘:

因为这个事情闹得挺大,有很多记者前去采访,其中有记者发现了几大疑点:

疑点一:出生是个“球”

据生了9个孩子的唐江山母亲说,唐江山出生时与其他正常的孩子不同,是个不哭、能滚动的“球”。唐江山真是个天生就与众不同的人吗?记者就此采访了省医院妇产科的医生,得知孩子在母亲肚子里时,被一层胎膜包住,胎膜是一层像透明塑料袋一样的东西,孩子靠着它的保护才能存活。孩子出生时,胎膜破了,羊水出来,孩子才出生。但有的孩子出生时胎膜没有破,出生后再把它弄破。省医院妇产科的医生表示,新生儿有类似唐江山“球”状现象是很正常的。

疑点二:一个神秘老太

在采访中得悉,在这个“转世”传说的最初,始终贯穿着一个神秘的热心老太。

据已有的报道称:唐江山5岁那年,儋州新英镇有一位阿姨到不磨村搞小生意,他听出她说儋州话,便用儋州话对她说自己是新英人,家住黄玉村,要求她带自己到黄玉村。这位阿姨感到奇怪,不肯带他,他就一直追出不磨村村口。

有村民介绍,当年这位热心阿姨听唐江山说自己原来是儋州人,便帮助他在新英镇寻找他的前世人家,没有找到,后来在黄玉村了解到发生在陈明道身上的事情,刚好与唐江山的特征吻合。有村民说,唐江山到黄玉村认亲时,这位老太也陪同左右。这个阿姨20年前年纪大约在五六十岁,据说现在已经去世。

这个老太在为幼儿的唐江山寻找“前世”人家的过程中如何讲、如何做,现在已经不得而知了,但她却起到不容忽视的“穿针引线”的重要作用。也许“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也许一个五六岁孩子所讲的便是源于她传递的信息。

疑点三:不会讲儋州话

东方市和儋州市的方言是绝然不同的,一般这两个地方的人也相互听不懂对方的话。已有的报道中说唐江山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他小的时候生活在东方,却会讲一口流利儋州话。

就这个问题,记者询问唐江山在东方的父母,他的父亲说:“会讲的。”在儋州市黄玉村,村干部赵裕长及在场的很多村民却说,“转世”的陈道明不会讲儋州话,但后来可能听得懂儋州话。一位村民说,村里有一次迎接唐江山来的场面他亲眼见过,证实当时唐江山确实不会讲儋州话。

记者25日在海口见到唐江山,提到这个问题,他说小时候儋州话讲得很流利,长大后不大会讲了,但能听得懂。

疑点四:不知自己叫陈明道

已有的报道中写道,唐江山三四岁的时候曾多次对父亲说,他不是东方人,他的家在儋州,名叫陈明道。

记者在儋州黄玉村采访时,据一些村民回忆说,唐江山小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前世的名字,只是“记得”自己原来是儋州人。所以才有了热心的阿姨帮助在新英镇和黄玉村不停打听、寻找。

疑点五:预感不正确

已有的报道中说“唐江山五六岁时有一种预感,(陈明道)母亲已不在人世,但父亲还在,已成了孤独的老人。我前世家中有二位姐姐和两个妹妹,只生了我一个男的。这时姐姐妹妹都已出嫁,我感觉到父亲处境非常艰难,于是决心去寻他。”

实际采访得知,这个预感是不对的,因为陈明道的母亲在他一岁的时候就已经不在人世了,陈明道原来是家中的独子,没有兄弟也没有姐妹,只有几个堂姐妹和堂弟。

疑点六:当场指认只是个别人

据说唐江山6岁来黄玉村认亲时,当场指认了很多前世的好朋友,并且叫出了他们的名字,这些朋友那时已经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随后他还在村里转了一圈,指出他曾在村里哪些地方玩过。这个过程被传得非常神奇,也是众人相信“奇人转世”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黄玉村采访时,记者询问村中是否还有当时被唐江山指认出来的村民,在场的几十个村民都回想不起来谁曾被指认出来。他们回忆说,当时只是指认了个别人,说曾是他前世的朋友,可并没有叫出他们的名字。记者追问这些人现在能否找得到?于是有村民说好像当时只有一人被指认是他的朋友,现在这人已不在人世。

疑点七:被打死之地有误

据流传,当年陈明道等8个村民外出买柴油是在回来的路上被打死的,后来唐江山前去儋州认亲经过被打死之地时,心中就止不住害怕起来。记者通过采访陈明道的堂弟陈军助,以及当年与陈明道一同遭遇那次袭击的幸存者赵光宝老人,得知陈明道并非是“回来”路上被打死,而是去的路上,在一个港口刚下船便被打死了。

唐江山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说,他是长大后在儋州四处玩耍时,经过陈明道当年被打死的地方。6岁去认亲的路上以及后来多次去黄玉村都不经过那个地方,这样何谈有什么害怕的感觉?

疑点八:没有指认坟墓

据传说唐江山当年来到儋州认亲,在陈明道家拿出陈明道的神牌,说自己没有死,神牌不用再摆了。而后来到埋葬陈明道的坟墓,告诉亲人说,以后这里不用祭扫了。是唐江山自己指认出陈明道的坟墓吗?陈明道的堂弟回忆说,是他们这些亲属将唐江山领到陈明道的埋葬地,告诉他的。

唐江山接受记者采访时没有否认这个过程,他说后来他反正不敢到埋葬陈明道的墓地去,总觉得有些害怕。

疑点九:疤痕可疑

据说唐江山身上的疤痕与陈明道被打死时身上的刀伤一样,陈明道当年被击中脑后一刀,左腹一刀、左后背一子弹从接近左腹刀伤处通过。记者见到唐江山时,认真察看了他这些“前世”遭遇留下的烙印。在他左侧肋下,仔细辨认可隐约看到一条长约8公分的线状痕,痕迹一旁有一个如烟蒂断面般大小的圆圆白印。就是这条线痕和小小白印成为大家深信不疑的证据之一。

那么唐江山身上是否还有其他前世留下的印记呢?据他说,他小的时候右脚的大拇指上也有一条痕,后来不见了;另外他原来面部颧骨下有两个暗色的印,不知谁经过对陈明道生前进一步了解,帮助他找到了答案:因为陈明道当年曾偶尔戴一副眼镜,这两个暗印大概表示前世戴过眼镜留下的痕迹。此说法连唐江山自己也不愿意认同,所以他已经想办法除掉了这两个暗印。

就这些印记,记者采访了省医院医生,据介绍任何人出生时身上都可能出现印记,这种印记应是一种皮肤的色素沉着或先天性遗传,有的印记还可能是后天造成的,一些印记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消褪,有的能长久留下来。

疑点十:6岁记忆不可信

唐江山转世一说,追究起来都源于他3岁时的话语,更重要的是他6岁时有一次“令人信服”的认亲经过。20年过去了,他仍然能对认亲那一天发生的事细细道来。他所讲述的这些经历,有多少可信度呢?

海南省医院儿二科主任向伟表示,人们存在6岁时的记忆是可能的,但做为一个普通人,如果不特别经过学习强化过程、巩固记忆,长大后对自己6岁时的记忆只能是模糊的片段,一般不可能存在完整的记忆,更不可能对6岁时某一天详细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具体事情记忆犹新。谁制造了转世神话

20年前的一段讹传日前经过媒体给予“证实”,增加了人们对这一荒唐闹剧深信不疑。这桩已被人们慢慢淡忘的“转世”传说重新被搅热,不仅在当地,包括在省外一些地方,很多人复印该报道满大街卖,民心受到蛊惑。而今我们看到,“转世奇人”本人也焕发出信心,鼓舞了他的幻想,希望能以这一身份解决目前生活的困境。

神话的诞生需要有一定的社会、文化基础,东方市和儋州市这两个村,长期以来都比较封闭、落后。这两个临近市都有当地独特的方言,一村里找出几个会讲普通话和海南话的人都不太容易,记者搭坐的新英镇去过黄玉村的公共汽车上的乘务员,甚至都听不懂海南话和普通话,需要找人翻译。

记者采访时,所有在场村民都表示对“转世”之说“深信不疑”,但没有一个人是亲耳听到唐江山如何说,亲眼见到唐江山6岁如何认亲的。遗憾的是这件事没有更多人去追究它的真伪。20年来人们似乎都在以“我听说”作为这个神话开篇。年老的村民说“我听说”;年轻的村民说“我听村里的老人说”;唐江山说“我听大人说我小的时候”;村子外面的人说“我听别人都这样说”。

“谎话重复一千遍也会变成真理”,人云亦云的效果是显著的。何况是一个流传了20年的传说,原有的破绽也常常会在传说中得到弥补。

“转世”神话盛传与人们心理上对这件事主动附和也有直接关系。陈明道年近18岁被意外地打死,亲人和村民的惋惜和悲伤是不言而喻的,所以一旦听说陈明道转世复活了,他们在精神上获得了一种安慰。所有善良的村民在情感上也愿意接受这个神话,宁愿信其有,不愿信其无。

也许神话真的流传太广、太神奇了,于是有媒体开始帮助它“证实”了。这是可怕的、不负责任的。因为媒体是严肃的,媒体是具有导向作用,而不能人云亦云。

本报正是本着这个原则,持着严谨的态度,深入进行了采访和调查,结果发现疑点多多。这个神话最初的制造者就是那个神秘、热心的老太,是她从中间穿针引线,使一个神话“圆满”,死者亲属在情感上主动附和,以及一些人以讹传讹的愚昧思想,使得这个神话能流传20年。这个神话现在又“死灰复燃”又得力于那个李先生,是他的文章和努力使这个20年前的神话再次“轰动一时”。

唐江山是个年仅26岁的青年,记者在与他接触中感觉出,他的思想比较单纯。他从小被大人们导演了一场闹剧,也从别人口口相传的神话中认同了自己的不同常人的身份。作为一个朴实的农村人,他没有发挥和利用这个“转世”的身份进行违法欺诈,他与“前世”亲人相认后,也真的以亲属关系相处,甚至在“前世”父亲去世时也忙前忙后尽孝道。然而他的行为客观上编造出了一个虚伪的神话。

也许唐江山没有意识到这些,或者不肯同意这些观点。我们只是希望他能够从笼罩他20多年的“转世”神话中清醒过来,更不要指望“转世”一说能带给他命运上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