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万安情感荣国府和宁国府的关系(宁国府和荣国府的关系有多不和谐)
荣国府和宁国府的关系(宁国府和荣国府的关系有多不和谐)
2022-09-22

《红楼梦》是一本为人处世的教科书,让我们在对《红楼梦》的解读中找到人生真谛、处世智慧。

宁国府大奶奶尤氏深夜发现荣国府大观园中灯火未熄,门户未关,便命自己的贴身丫头银蝶去吩咐荣国府的管家“叫该班的女人来吹灯关门”。

银蝶去对荣国府两个管事的婆子传达了尤氏的话。见到银蝶后,这两婆子因宴席上吃醉了酒,当时又正忙着干私活分主子筵席上剩下的大量果品,故而当宁国府的尤氏派丫头去支派她们时,势利的荣国府人持“各家门,另家户”之见,根本不把宁国府尤氏的话放在眼里,互相推卸责任,全然不买宁国府的帐。

荣国府这两婆子对银蝶显得很不耐烦,借着酒劲,口舌不妥,说出“我们只管看屋子,不管传人。姑娘要传人,再派传人的去。”,想要把银蝶尽快打发走。

孰料听到两八婆这句完全是在推卸责任的话后,银蝶不能忍受荣国府的人竟如此无视怠慢宁国府的主子,气愤地与两个婆子开始吵将起来……

小丫头听了道:“嗳呀,嗳呀,这可反了!怎么你们不传去?你哄那新来了的,怎么哄起我来了!素日你们不传谁传去!

宁国府的小丫头银蝶也不是好糊弄的,听完两八婆推卸责任的话后并没有即刻走人,而是立马与她们争辩起来。

银蝶的这句话倒逼住了两婆子,别以为我不是你们荣国府的人,就不了解你们的情况,这事本该就是你们管,你们却想逃避,你们以为宁国府的丫头是好糊弄的吗!别在我面前摆谱,本丫头可不是省油的灯。

银碟继续撕破脸怒斥揭穿着荣国府两婆子的花马嘴脸:

“这会子打听了梯己信儿,或是赏了那位管家奶奶的东西,你们争着狗颠儿似的传去的,不知谁是谁呢。琏二奶奶要传,你们可也这么回?”

听听,银蝶这嘴巴子够厉害吧,直接点破两婆子:如果你们俩人现在打听到小道消息,或许是要赏赐某位管家奶奶东西,那你们肯定会争着去传话,为讨好主子琏二奶奶,你们甚至可以积极得像哈巴狗一样,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了呢。

换言之,银蝶是骂她们如果是荣国府的主子王熙凤下的命令,恐怕她们这会儿早就“狗颠儿似的传去的”。这句话一下子就戳到了两婆子势利狗眼的痛点。

两八婆听了银蝶不依不饶数落她们的话后,不但不觉得她们自己理亏,反而与宁国府的银蝶越发针尖对麦芒地舌战起来,双方继续在互不相让的一顿啐骂中交战正酣:

两婆子一则吃了酒,二则被这丫头揭挑着弊病,便羞恼成怒了,因回口道:“扯你的臊!我们的事,传不传不与你相干!你不用揭挑我们,你想想,你那老子娘在那边管家爷们跟前比我们还更会溜呢。

听到银蝶揭穿她们的谎话后,两婆子干脆借着酒劲,恼羞成怒,与银蝶撕破脸破口大骂起来。两婆子这句话是嘲讽银蝶的父母在宁国府的管家主子面前,与她们一丘之貉,也是溜须拍马的势利小人。

银蝶这个小丫头不独言词锋利,且深知婆子们的心性作派,只一语便撩拨起这两婆子生起嫌隙之心来,再加上婆子们在贾母的生日宴席上多灌了二两黄汤,借着酒劲,借着醉意,两婆子回口也就越发毫无顾忌了,道出了荣国府与宁国府互不往来、互不相干的实情:

什么‘清水下杂面,你吃我也见’的事,各家门,另家户,你有本事,排场你们那边人去。我们这边,你们还早些呢!”

“清水下杂面,你吃我也见”:意思是清水下杂面,你愿意吃就吃,愿意干就干;我只看不吃,只看不干,你们荣国府干的事,我们宁国府的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两婆子这话是在反讽宁国府,你别在这里指手画脚的揭挑我们荣国府的毛病,哼哼,你们宁国府干的那些破事,我们荣国府的人也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大家都半斤八两,所以你宁国府的人,有什么资格来管我们荣国府的事?!

婆子们所恃在“各家门,另家户”这句。婆子的意思是,在我荣国府的地盘上,我们要怎么做是我们自己的事,没有你们宁国府外人插手的规矩,你们宁国府的人无资格来管我们荣国府的事。

所谓我的地盘我做主。婆子们的这种门户之见,古今误却多少大事。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两婆子说的并不错,贾府的荣国府与宁国府在经济上的确是分开独立核算互不相干的,在管理上也是如此。

看看,宁荣两府的人,双方都不是省油的灯。但既然各为其主,就不会有什么真正的责任心,就会互相推诿扯皮。世情大都如是。

三个女人一台戏,宁国府的银蝶与荣国府两个婆子的对话,充分说明了宁国府与荣国府势不两立,互相独立,各人自扫门前雪。

都同是贾府的人,但通过宁国府的银蝶与荣国府两个婆子的对话可知,宁国府与荣国府这两府人的关系有多么不和谐。此时的大观园呈现出一副懈怠松弛的光景,整个贾府也都好不到哪儿去,经济萧条危机四伏,一派衰败景象。

纯原创,抄袭必究。我是《好看的红楼梦》作者诗绿凤,每天给你新鲜营养的红楼妙解。

红尘三千,不问风雨,只道本真。

更多精彩,请关注:诗绿凤细讲红楼梦